Turn page   Night
antrepoo > Apocalyptic Forecast > Apocalyptic Forecast Chapter 1143
Apocalyptic Forecast Chapter 1143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发生了什么?

我在哪儿?我是谁?

以及,这狗东西要干什么!

那一瞬间,几乎所有地狱的棋手们都震惊的瞪大了眼睛,双眸赤红,怒火中烧。

Huai Shi ,你他妈……

不止是亚雷斯塔,棋盘之外的马瑟斯也忍不住在心里悲愤咆哮。

他倒是宁愿你砍了亚雷斯塔呢!

在这节骨眼上动天梯,和铲他们的命根子有什么区别!

自从对决开始到现在,Golden Dawn 憋这么久是干什么?花费了that many 心血,就只是为了干你们Utopia 这帮残党么?

还不是为了完成天梯,将整个Abyss 阵营串联为一体?

合着现在支线任务还没完成,主线就要失败了——有个狗东西放着自己家的WIFI不要,要断大家的WIFI!

好嘛,自己不过,别人也别想过了。

这一波啊,这一波是Heaven and Earth 同寿!

但现在再多的怒斥和再多的咆哮,也无法阻止那一道骤然升起的Sun Wheel 了。

可就在天穹之上,骤然有ten thousand zhang 阴云浮现。

宛如支撑the entire world 的骨质巨柱自穹空之上毫无征兆的浮现,向着升起的Sun Wheel 砸落!

风暴Totem !

来自thunder 之海的战争武器,号称在侏儒王的怒火之下将万军覆灭的恐怖武装。

此刻,那巨柱浮现的同时,侏儒王的projection 闪现一瞬,似是握紧巨柱,向着尘世砸下。

紧接着,风暴Totem 就裹挟着无穷尽的质量还有凄厉的霜色和lightning ,向着升起的Sun Wheel 贯落!

可降下的毁灭无从阻拦升起的毁灭。

庞大的力量like a hot knife through butter 的撕裂了赝品Eastern Monarch 外围的日冕,将涌动奔流的烈光砸成了粉碎。可就在破碎的Sun Wheel 之后,却有燃烧的白虹飞出!

那是灵魂!

Ascender 的灵魂!

汲取着烈日的焰光和地狱中的苦痛,蜕变,tempering ,便形成了耀眼的剑刃。

那倾注了全神全心,寄托了无尽怨憎和仇恨的Sun Wheel 之剑笔直的向前,贯穿了弄臣们投下的Myriad Transformations 之境,撕裂层层迷宫,只留下了宛如琴弦颤动的细微鸣音。

悠远又苍凉。

如长鲸嘶鸣的余韵,扩散在风中,不绝于耳。

那是来自鹦鹉螺的大笑,无数凝固Soul Spirit 充满冷酷和狰狞的嘲弄之声。

不顾多少从天而降的阻挡,也不管那些追之不及的攻击,更不理会那些如prepare for there funeral 的呐喊和咆哮。

燃烧的Eastern Monarch 向上,逆着暴增的重力,留下一道赤红的残痕。

天梯剧震,惊恐震颤着,向上收缩。

可是已经晚了。

一弹指为二十瞬,一瞬为二十念,一念九十刹那。

刹那无常。

在这不足一刹的狭窄时光之中,Sun Wheel 之剑在凝固的world 中升起,代替七十年前死去的Soul Spirit 们,向着七十年后的world ,透出这迟来的报复!

现在,业报当头!

一切已无从阻挡……

现境、地狱、边境、棋盘内外,御座之上,决策室内……乃至每一个关注着这一场赌局的旁观者,都involuntarily 的瞪大眼睛。

看着毁灭一寸寸的向着虹光逼近。

惊奇或是恼怒的咆哮在喉咙中酝酿着,却来不及飞出。

只是死死的盯着那一道飞速消散的焰光。

看着它所划出的耀眼轨迹。

咬牙。

来得及么?赶得上么?碰得到么?撑得住么?

疑问,无数的疑问和猜想从脑中浮现,可是思绪却来不及运转,一切的意识都被那焚尽的烈光所震慑。

只是,眼睁睁的看着它,一点点的接近。

在剧烈的焚烧中,自耀眼至黯淡,自宏伟至细微。

直到最后,那scattered ashes and dispersed smoke 的烈光再难追得上收束的天梯,渐渐溃散——无数人恼怒的呐喊,还有数不清的庆幸长叹和喘息。

可那些都已经不再重要了……

此时此刻,唯有那燃烧殆尽的灰烬里,最后的铁光飞出。

在Huai Shi 的推动之下。

——向上飞出了一寸!

宛如升空而起的火箭那样,一节节甩去了所有的负累和不必要的重担。Eastern Monarch 、Sun Wheel 、光焰、还有最后的,Huai Shi ……

在消散之中,Ascender 微笑着,从空中坠落。

用尽最后的力气,最后向着那一线铁光,挥手道别。

再见了,鹦鹉螺。

再见了……

他闭上了眼睛,沉入黑暗里。

在最后的那一瞬,他听见了一缕清脆的声音。

七十年的恨意所凝结成的铁光,和那来不及躲闪的虹光,一瞬的触碰。

细碎的声音,如此悠扬。

毫无任何的力量和冲击,也再没有了Elementium 和秘仪。

只有这一份来自鹦鹉螺的憎恶和痛恨,原原本本的,没有丝毫折扣的,在这稍纵即逝的触碰中,传达向了眼前的叛逆们。

在那一刻,Heaven and Earth 死寂。

阴暗的天穹之上,如极光一般弥漫的天梯却开始剧烈的颤抖,绚烂的色彩不再,在那一份侵入的意志之下,寸寸化作刺眼的漆黑。

震耳欲聋的崩溃声迸发。

从天穹的每一个角落。

碎裂的虹光像是陨石那样,不断的从空中坠落,砸在地上,如同冰块那样迅速的溶解蒸发。

the entire world 都笼罩在了绚烂的雨水之中。

宛如泪的雨。

——天梯,陨落!

在连接中断的瞬间,被串联为一体的Abyss 阵营迎来了如此突兀的分离,甚至来不及反应,海量运转在彼此之间的Elementium 从天梯中泄露,迅速的升腾。

那些孕育在釜中的灾厄还未曾来得及成型,便在黑暗里夭折。

永世集团的中转站、Elysium 的斋戒圈、亡国血殿、thunder 之海的天渊战船,那些遥相呼应的讯号一个又一个的消散,下线。

独自为战。

僵持的局势,在这一瞬间,被打破了!

而战争的咆哮,从边境的每一个地方响起。

最先做出反应的是Divine Seal ·Ancient Mulberry ,燃烧的巨树凌驾于天穹之上,宛如堡垒,率先breakthrough 了斋戒圈的束缚,硬撼着thunder 之海的风暴,突入地狱的深处!

紧接着,大量的青铜巨响背负着火山巨炮,赞颂伏尔甘之名,向着血殿发起了猛攻。

石咒immortal 手中的甘露碗骤然翻转。

Click here to report chapter errors,After the report, the editor will correct the chapter content within two minutes, please be patient.